至觉未够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认为饭后半小时散步或骑车或打羽毛球是每天生活的必备环节,尽管普通得无法再普通——直至搬家以后,生活的链条霎时绷紧了不少,有意无意之间很多在过去形成的习惯逐一被删改。

但若到了某一天,自己猛然想起过去的那些时光,才发觉以前的日子还没过够,戛然而止换来的不适感依旧存在。

当欢乐来得尽兴时突然宣布派对终止,尽管是意料中事,急剧降温总会带来强烈的不自在;

当长久而平淡的日子突然被风浪打破,尽管心想寻觅刺激,或多或少总会想起以前的慵懒而惬意的分秒;

当冗长的苦困突然间被了结,尽管渴望脱困已久,却开始觉得自己奋斗的时光始终太少。

……

当今一刻不知罕有,到生活变节了至觉不够。

●Pic:下午5点,香洲先烈路——这里还留着我若干年前的生活碎片,尽管场景平凡得让快门吝啬起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